Turbulence

Chapter 1   Chapter 2    Chapter 3    Chapter 4     Chapter 5

Chapter 6   Chapter7     Chapter 8    Chapter 9



Chapter 10


段宜恩和林在范回到城中之后,并没能很快回家,他们被召至联邦兵团总部作报告,需要花上一长段时间。会议室里其实没有多少高阶军官在场,第一眼就能望见坐在正中央的谢尔夫将军,在行完军礼之后,将军大手一摆就让林在范先汇报此次行动的具体情况。


当林上校陈述到能源数目不对时,谢尔夫将军突然站起身,几步走到了他面前。灰色苍老的眼睛藏匿层层叠叠的阴翳,他用毫无感情的声音问,不信任的箭羽毫不留情地刺向了他曾经当着大家的面盛赞过的下属:“除此之外,你没有发现别的什么?”


没发现别的什么,林在范果断地回答,对上了那张阴沉的脸庞一字一句地掷出自己的答案。他的表情一片坦荡,瞧不出任何撒谎的痕迹。但只有段宜恩知道,那镇定自若的神态下其实包裹了一个巨大的秘密,一个可能会危及无数人生命的秘密。


这一天对于朴珍荣来讲,同样是辛苦的。随着冬季的结束,气温的回升,医院里的病患也越来越多,住院部永远都是饱和的状态,就连某些医生办公的科室,也被短暂征用,拿来充当临时的病房。


儿童部的护士长刚送走了一个4岁的小病人,她眼圈通红,睫毛好像还挂住一颗泪珠,对来巡查病房的朴珍荣摇摇头,“病情突然恶化了,急救没有救下来,刚刚才走的,” 她说完,泪珠就急促地掉了下来,无声地落到了白大褂上。


朴大夫叹了一口气,不再说话。他记得那个可爱的孩子,还没有他膝盖高,每天见面都咧开嘴笑嘻嘻的,说话的声音也好听,像上帝派到人间的小天使 —— 这总让他想到自己可爱的小侄子 —— 见了他面就一定伸手要抱抱的小森尼,然而现在这样鲜活的花朵转眼却化成灰烬了。


所有的一切像浩瀚的迷雾一样将人类笼罩,朴珍荣听着耳边传来的哭嚎声,摸了摸自己已经不小的肚子,突然感到无穷无尽的害怕。




想看被段上校私自带进城的丧尸,是崔荣宰的主意,即使其实他不用说也会很快见到。


丧尸被安置在一个透明的活动室内,说是活动室,其实是由几层防弹玻璃做成的大型箱子,这是在决定了将实验室搬至家里地下室之后,王嘉尔托人专门打造的。


崔荣宰趴在玻璃外面和丧尸眼对眼了一小会儿,晃了晃脑袋,感觉自己很恍惚。


“从Mark把他带进这里开始,他就一直乖乖的待在那里了,所以不是你眼睛的问题,” 王嘉尔见怪不怪地说,然后把带着血的动物肉块从开了一条小缝的顶端轻轻放下去,肉块上甚至还放了几片青菜。原本特意制作的食物运输管道现在已经不起作用了,既然丧尸不好斗也不嗜人肉,因为害怕而刻意保持距离反而不利于更深入的研究。


崔荣宰知道一切开始往更好的方向前进,他看过肖恩的秘密报告,曾经也和凯西详细地谈过,他了解目前丧尸研究未被披露过的所有进展,事实上,跟在王嘉尔身边,他很难被落下。


“细胞显示,这个病变体,emmmmmmmm,这位朋友……” 崔荣宰从目镜悄悄抬头,见王嘉尔对这个称呼没什么别的反应,吐吐舌头继续说,“这位先生体液里包含的Solanum病毒,比以往我们接触的任何一个研究个体都要少,而且病毒细胞的无限增殖特性似乎并不十分活跃,没有显现出明显的攻击性。”


王嘉尔翻着资料,点点头示意崔荣宰说下去。


“可是Jackson哥,光研究体液是不是不够?既然有活着的丧尸,我们是不是要好好把握机会,比如观察总结一下他的行为活动什么什么的?而且我还想亲眼看一下活丧尸的大脑结构,我想看看病毒到底是怎样驱使他们的……啊,如果有可能,也许我们还得研究一下他的眼睛,不是说丧尸都短视吗,他们到底是不是真的每次只能看到一个东西?” 崔荣宰越说越兴奋,恨不得马上把丧尸先生的脑袋借过来尽情研究一番。


王嘉尔无奈地看了一眼兀自陷入亢奋情绪的助理,不得不出言提醒,“在做这些事之前,当然,我的意思是说我们的确会做到你说的这些事,可在此之前,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打算怎么把他的大脑拿来研究?”


—— 丧尸是活生生的丧尸,即使这段时间相处起来性格温驯,也不能完全否决他的暴戾本性。可要他们对一条生命下手,他们也无法做到,一个是样本来源实在珍贵,二个是医者心善,他们做不到杀死一个可能正在好转的病人。


这实在是一个棘手的问题,王嘉尔和崔荣宰权衡许久,最后还是决定将他当成一个普通的受试者。他们打算人道地对待这位朋友,必要时借助一些暴力支持,如果这位朋友可以乖乖配合就更好了,他们诚心地希望,最后打算上楼把这个决定告知给段上校。


崔荣宰趴回了玻璃墙,他嘀嘀咕咕地和丧尸先生说了几句话,大概在说希望对方好好配合一起拯救世界之类的东西,然后在丧尸呆滞又温和的目光中走出了屋子。




休息了一小段时间的Bambam神色明亮地行走在早市街头,手里抱着一大袋淌着朝露的食材。当他从王嘉尔口中得知段宜恩已经结束任务回家时,他的心情像喝了一小杯苏打水,气泡咕噜咕噜地雀跃,最后一下冲到了嗓子眼,甜腻腻又亮晶晶,好像喝下了整个银河,连恭顺的面容都无法藏匿这种闪亮。

 

年轻的Omega是如此欣喜,步调轻快,眼神含蜜,以至于摆摊的小贩都被他感染,笑眯眯地多给了他几尾小银鱼。回去的路上Bambam甚至给流浪的小狗喂了食,他并不在意这些小东西是不是携带病菌,狗崽舔舐掌心的麻痒感让他禁不住又笑出了声。

 

风吹了起来,在平淡无奇的生活的间隙里,将他吹向了生命里最向往的地方。




王嘉尔从段宜恩怀里醒来,他亲了一口Alpha微扬的唇角,起身走向自己的儿子。睡梦中的小森尼,花骨朵似的小森尼,像每一个平常的早晨一样迎接爹地恋恋不舍地数次亲吻。从王嘉尔肚子里蹦出来的小家伙握紧拳头,散发奶香味的口水流满嘴角,睡梦中还会小幅度抽动软嫩的圆鼻头,好像正在甜蜜的梦里徜徉。没有Omega能够拒绝这样的画面,这样温馨又平静的画面,王嘉尔伏低了身子,眉眼弯成一道桥,慢慢地等待,直到对上了儿子睁开的落满星星的眼睛。

 

“嗨宝贝儿,睡得好吗?” 


王爹地伸出手将小宝宝抱了起来,托住屁股走到了房间外。

 

小孩子在熟悉的怀抱里乖顺地舒展身体,发出愉悦而活泼的笑声回应。

 

从某种意义上说,王嘉尔是个不折不扣的慈父。这和他的童年有关,他在充满爱意的环境里长大,亲吻,拥抱,以及自带爱心的语调必不可少。小蜜糖长大后把小小蜜糖也完完全全泡进了蜜罐里,纯真柔软的小身体裹满了金黄色的蜂蜜浆果,上面扬着漂亮的细碎花瓣,装饰香甜的奶油和糖霜,轻轻松松就沾紧叔叔阿姨们的心 —— 比如林在范和朴珍荣就曾经一口气给小森尼订了几年份的新衣服,精致的礼盒每天晚上都往段家送来,上面还绑住粉色和蓝色的蝴蝶结。

 

“这么多衣服,一天可以换好多套了。”

 

王嘉尔瞄了一眼正在叠小裤子的朴珍荣,一脸无奈。

 

“那就换,这有什么难的,” 败家二号罪犯林在范满不在乎,抱着乖巧的可爱蛋爱不释手玩举高高。森尼的小短腿在空中踢踢踏踏,最后踩到了林叔叔的鼻子上。

 

更别提克拉克上校,金有谦,崔荣宰,Bambam这些和小森尼生活紧密相关的人,一有空就提溜着小玩具到宝宝房间摆弄,那里都快变成玩具店了,稍微整顿一下就能开张。


王嘉尔由着小森尼将挂满牛奶泡沫的嘴巴往自己肩头上擦,然后懒洋洋地打了个响亮的饱嗝。他的孩子,出生在盛夏的小精灵,吃饱喝足后搂紧他的脖子往他脸上印亲亲,力度小小的,像正在进食的小兔子,又或者小仓鼠,嘴巴因为碰到爹地的肌肤而鼓起,发出一连串清爽的“啵啵”声。


父子俩嘻嘻哈哈地玩了一会儿脸贴脸,又跑到花园里晒太阳。


听到主人的声音,从花园的小木屋里钻出了一只小奶狗,绒毛屁股一撅一撅地扭动,欢快地往王嘉尔的裤脚奔跑过去。那是托托,一只纯种的小萨摩耶,白色的绒毛使它看起来更像一团滚动的雪球,在花园里四处扑腾。


王嘉尔用手指拎起小狗后颈厚实的毛发,提起前肢和小朋友面对面,两个小伙伴打完招呼后很快就抱到一起,在阳光姣好的一小片草地上乱扑腾。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当王嘉尔的眼神落到自己孩子身上时,总有一种奇怪的情绪萦绕在心头,他甚至产生错觉,似乎下一秒这个讨人喜爱的小东西就要离他远去了。他用力地眨了眨眼睛,将这一切归根到谢尔夫将军给的压力上,可他的心脏还是被狠狠地攥住,快要喘不过气。


—— 直到他忍不住伸出手将小森尼重新搂进怀里,他才能够闭上眼睛长久地放松下来。



日常道歉,我错了!因为我真的经常脑袋空空,手脚慢慢



 
评论(53)
热度(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