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皇子与大美人

ABO

无脑的恋爱向

Just for Fun

我没忘记这篇文......



假设这是一个世袭君主制的国家


05


爱情总是甜蜜又伴随着哀伤,比如小皇子作业总是写不完,比如大美人这几天被国王陛下派去接见外国使者。


“那你明天不能来给我上课吗?后天也不能,大后天也不能吗?” 小皇子眼巴巴地看着段宜恩从书房这边走到那边,然后伸手拽住对方的衣角,像怕被老鹰抓住的鸡宝宝一样,紧紧跟在身后。


是啊,我明天要陪使团觐见国王,后天要和伯爵去考察即将被投资的工厂,大后天宫廷聚会,段宜恩停下来很认真地回答。说真的在这种情况下,他很难找到有效的方法安抚看起来沮丧极了的小男朋友,热恋中的人喜欢黏黏腻腻地粘在一起,更别说本身就自带小奶狗属性的王嘉尔了。


小皇子不说话了,整个人若有所思地想了一会,直到段宜恩帮他把文具收好,他才扭过头笑得甜蜜,眼睛里燃着含糖量惊人的光。


不得不说,这样的王嘉尔让段宜恩的心都软出了水。


“嘉嘉......”


“没关系,我知道,” 王嘉尔拉住他的手一字一顿地说,每说一个字就往他的额头轻啄,最后吻落在那张微微扬起的柔软嘴唇上。美丽的爱情在咕噜噜地沸腾,冒出晶莹的泡泡,跳动的心脏,那种欢快炙烈的感觉透过薄薄的衣裳传递了出来,然后被紧紧相贴的胸膛吸收进骨血里。


想要明天也见面,后天也见面,大后天也见面。大美人小声地喘息,忽然间就体会到了小皇子刚刚的心情。



大祺来的使者团很早就进了宫,段宜恩带他们走马观花参观了一下,就引着他们往皇帝陛下在的大殿走去。同行中有一个年纪与他相仿的人,第一眼见到就拉住他絮絮叨叨了一路。段宜恩碍于礼节并没有出言拒绝,只能冷着脸,于是直到进入宫殿,那家伙还没闭上嘴巴,嗡嗡嗡地响个不停。


跟在队伍最后的史官密切注视这一切,他愤愤不平地不停奋笔疾书,誓要强烈抨击这种不道德的钓凯子行为,因为太过愤怒甩出来的墨溅到了路过的大宫女,被众人拎着耳朵提到后花园里胖揍了一顿。


使者们聊了起来,叽叽喳喳地十分热闹。段宜恩稍微远离了一些,低着头朝皇帝行了个礼就退到一旁去了。他兴致不高,心思也完全不在这里,也就没有发现站在皇帝身边一脸兴奋望向他的小皇子。


“你的小情人怎么看起来不开心呢?” 听不太懂大祺那种带浓厚口音的森国话,皇帝陛下偷偷地和小儿子咬起耳朵。


“还不是你哦,非要分开我们,你看我家恩恩都要哭了。” 小皇子嘟起嘴巴,发射强烈的怨念光波 —— biubiubiu,快要把父皇大人烧焦了。


诶,那我不是答应了让你也参与招待的事了嘛。皇帝陛下像是想到什么似地紧张起来,在小皇子收回视线后松了口气,暗戳戳挪到了王座的另一边。


之后这几天你也可以不用每天早上都来请安。森国皇帝仔细想了想,觉得不放心,又补了一句。


在这座巨大巍峨的皇宫里面,如果小皇子是小魔头的话,那皇后就是大魔头,两个人联合起来可以把整个森国的房顶都掀塌。昨晚森国皇宫里的居民们就遭遇了这样一场暴动,皇帝陛下不想要再来一次,连忙给小儿子顺毛。


那还差不多,王嘉尔说,伸手悄悄捏死了一早放在皇帝袍子里的毛毛虫。


使者们的话题很快从歌颂两国友谊落实到具体步骤,那个早上就一直粘着段宜恩的青年正在开口说话,眼角的余光不停落向一旁 —— 他在阐述联姻的好处,请求森国皇帝赐予他一个伴侣。


“哦,那么世子有什么心仪的人选了吗?” 皇帝陛下终于感兴趣了一点。


“我想要娶他,” 威廉世子手臂一挥,拉过了一边的段宜恩,并在那只白皙的手上印了一个绅士的吻。段宜恩惊愕地抬头,对上了王嘉尔充满疑惑又夹杂生气的瞳孔。


接下来的场景很混乱,在史官的《小皇子观察日记》里,挣扎着大概记录了一些情况,比如【小皇子把“浪☂荡”的邻国世子揍了一顿】,比如【段家小公子也补了几脚】,再比如【全程吃瓜的皇帝一直在座位上呐喊助威】,最后比如【皇子妃宣布自己有了意中人,无法远嫁大祺】。


乱哄哄的晨会终于在皇后娘娘赶来之后结束了,威廉世子被送到皇家医院紧急治疗,作为补偿,他将有权利挑选另外一位适合婚嫁的O,并由森国负责所有的婚嫁事宜与费用。小皇子被皇后逮住又掐又捏了十五分钟的脸蛋,然后哭唧唧地被段宜恩带回寝宫。


“我要和妈咪恩断义绝!” 王嘉尔扁着嘴巴哼哧,把身体缩在毛茸茸的毯子里,衬得像一团咋咋呼呼的毛球。


段宜恩笑眯了眼给他顺毛,顺着顺着,也被裹进了毛毯里,和小皇子滚在一起。


“要不要做呀?” 王嘉尔问段宜恩,眼睛亮闪闪的,说完嘴巴紧紧抿了起来。


好呀,段宜恩把乖巧得不得了的小皇子抱进怀里,不舍得松手,说话呼出的热气吹起了几根呆毛,由着王嘉尔摩蹭鼻尖啃向他的喉结,


“但好像轮到我了吧?”


“什么哦,什么轮到你嘛?” 王嘉尔假装听不懂,眉毛鼻子连着嘴巴皱成一团,眼神天真地闪烁。


段宜恩不跟他多说话,被子一卷,就把小皇子压到了身下,然后如愿地吃了一顿香喷喷甜腻腻的皇室奶油面包。


吃干抹净小皇子之后,段美人待在宫里好几天都没走,和Alpha朝夕相处的结果就是迎来了提前的发☂情☂期,一整天都被王嘉尔那根东西捅得眼角含春,梨花带雨。


这里上车


以前和段宜恩还没正式确立关系时,王嘉尔一星期要跑好几次段家大宅,如今正式互相标记了,他想着应该要把小王妃接进宫里来,于是蹦蹦跳跳地去了好几趟皇后的寝宫,完全将几个星期之前许下的豪言壮语忘光光。


“爹地妈咪,” 小皇子看到父皇和母后都在,立刻笑开了花地粘了上去,几乎是扑上去地圈住了皇后娘娘的腰,差点把皇后刚喝进去的茶给撞出来。


皇帝陛下皱着眉说了他几句,皇后娘娘护着崽,捂住耳朵不让他听,完事了才亲了亲小脸蛋柔声问他干什么。


“我要把恩恩接进宫好吗?”


王嘉尔笑嘻嘻地撒娇,他今天穿了件粉色的卫衣,整个人窝成小小一团,撅着肉嘟嘟的下嘴唇哼哼唧唧,可爱得不像话。


皇后娘娘不由得再次感慨这么乖巧的小家伙居然是从自己肚子里蹦出来的。


好啊,她给小皇子顺了顺后脑勺乱蓬蓬的毛,又给捋了捋柔软的刘海,正当王嘉尔准备用拨高了八度的小烟嗓欢呼时,皇后娘娘又从涂着漂亮唇膏的嘴巴里吐出了几句话,


“正好儿媳妇怀孕了,接进宫来好好调养吧。”


这下小皇子瞪圆了笑弯的眼,整个人不知道是惊是喜了。




嘻嘻嘻嘻,宝要做爹地啦






 
评论(16)
热度(186)